花土匪

KTV里看到的高冷喵,女王范儿~

来到我家院子里找食物吃的野猫,很警觉怕惊动她拿来了相机在远处拍。

【段子】阴阳相隔

• 阴阳相隔
"喂,你知道吗水电煤又涨价了,房租也涨了,鸡蛋也贵了,什么都在涨,就工资特么的一直不涨。昨天去买菜又被邻居大妈问有没有对象了,我妈也一直在催着我娶媳妇儿。太烦了,我有时候真想和他们说你是我对象呢。我俩认识那么长时间了,互帮互助也是应该的嘛!哎对了你那边过得怎么样啊,你找到女票了没,真不想说你这样的还挺招人稀罕的哼!对了,昨天中秋节,你还没吃到月饼吧,我给你带来了。都是你爱吃的味道,多吃点吧。听老人说那边也是有自己生活的,还能娶老婆生孩子呢,你要找着媳妇儿了可别忘了……托梦给我……"寂静的墓园里一个男人蹲在一座墓碑前念叨着什么,一旁正在处理香灰的阿婆远远的看着他说着说着就把脸埋进了臂弯里。不一会儿空气中便传来隐隐约约的哭声。阿婆在这座墓园里工作已经好几个年头了看遍了各式各样的来扫墓的人,来的女子较多,她还是头一次看到有哪个大男人哭的那么惨的。那墓主人她知道,是个挺年轻的小伙子,可惜年纪轻轻就出车祸死了,那个来扫墓的小伙子应该是他弟弟或者哥哥吧"唉,这家人可真命苦啊"阿婆叹了口气,不再看那个蹲在墓前哭的男人,拿着工具去了另一区。
阿婆不知道死去的那个小伙子出车祸那天刚下定决心要和男人告白,就算是被拒绝也想要让对方知道这份心思。
而这个男人,也喜欢他……
命运总是造化弄人,一场事故 让两人从此阴阳相隔。
这份感情,最终还是被永远的深埋了。

【段子】瘸子与痴儿

(搬几个自己写的渣段子到这儿)
•瘸子与 痴儿
瘸子弄到了一辆残疾人电动车,只能坐一个人,不过他在车后面隆起的地方放了块木板让痴儿坐在上面,然后开着电动车出去兜风。痴儿坐的高望的远,眨巴着眼睛望着四周的风景,脸上露出的表情很是天真烂漫,他对四周充满了好奇,看到新奇的玩意儿还会兴奋的大叫起来。路人看到他这样的举动不禁皱起了眉头,做出了厌恶的表情。瘸子听到他的叫声露出了一抹笑容,现在的日子……挺好,至少我俩在一起了,你说对吧,傻子。
到了家,他自己慢慢的下了车,又小心翼翼的把痴儿扶了下来,痴儿依旧是小孩子心性,直接扑入了瘸子怀中。瘸子几个踉跄好不容易才稳重身形。他也不恼,温柔的对痴儿说:"傻子,你以后别这样,我俩年纪大了身子骨受不了这样折腾"
"啊!我……以后……不这样了……这样不好……"痴儿听懂了,认真的这么回答瘸子。
他们现在住在一个乡间的破旧小宅院里,有一小片菜园,日子虽然清贫却也还过得去。
"现在的日子可比以前好多了,有房,有地,还有你"
瘸子今天似乎有些奇怪,一直在跟傻子说些他听不懂的话。不过,"他对我这么好,我是不会嫌弃她的!"傻子心里是这么想的。

周边的邻居说到瘸子第一反应总是:哎哟,他啊,真的是好的不得了,对他弟弟不要太好哦。不过真是作孽啊,他们出过一场事故,哥哥腿瘸了,弟弟么脑子出问题了。因为他弟弟的情况瘸子到现在都没讨着老婆唷。作孽啊!

她们不知道,傻子是瘸子的一切,他的腿其实是当年被傻子家里人打坏的。一个落后的小山村又怎么会容忍这等禁忌之恋呢。傻子原本也没这么痴。只是被发现了他和瘸子的关系后,家里人硬是把他拖到所谓的神婆家里进行"驱魔"。多么可笑,他们认为他着了魔,只是因为他爱的人和他都是男人。
而瘸子则被村里人绑在了一棵树上,也请了一位神婆"施法",说他是魔,是妖怪,是来害他们村子的。
精神和身体上的折磨持续了几天几夜,一睡着就被弄醒,饿了就喂几口稀饭。快撑不住了,瘸子心心念念着傻子,而此时的傻子已经奄奄一息,他受到的精神折磨比瘸子更甚。家人的打骂,神婆所谓的驱魔无一不折磨着他。真的是够了,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呢,只因为身为男儿却爱上了另一个男儿?这难道是害人的行为吗?我们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吗?你们才是魔!你们应该下十八层地狱!我恨你们!
在仇恨中傻子终于撑不住倒了下去。
当晚……一位妇女终觉得于心不忍偷偷的放了他们走。瘸子拖着昏迷的傻子连夜逃了出去,漂泊了许久,终于来到了远离那个山村所在的城市的一座小岛上,找了间屋子住了下来,并安了家。而傻子因为体质虚弱,受了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和对生活的绝望,似是不愿再用清醒的状态去面对生活,从此以后便成了痴儿。
"傻了也好,不记得人也好,你只要认得我就行了,我们一辈子在一起"摸着傻子的脸,瘸子泪流满面。
"不……哭……不哭……哭鼻子……羞羞脸"傻子抹掉了瘸子的眼泪,刮了下他的鼻子。
瘸子却哭的更凶了,他抱紧了傻子,"傻子,这辈子,再不分开"
"嗯……不分开"

2014.08.31心情小记2

我发现,每次我用Instagram拍照的时候总是会很平静的进入"文艺青年"状态。看着一张张照片上传的时候心底软软的,可开心了。摄影的魅力?也许是吧。

不过……在我逗比的时候我是觉得这不是小清新,也不是文艺,就只是在矫情罢了。

2014.08.31心情小记

空间是用来发开心的事的,那这里就记录些奇怪的事。

1.和同学有两个多月没见面了,今天见到面了,大家都玩的很开心。而在见面之前我一直认为我是被她们讨厌了。因为我脾气真的是很捉摸不定啊,很容易波动,也容易暴躁,一有点风吹草动就会进入消沉状态,还异常的敏感,别人和我不说话了我就会各种胡思乱想是不是做了什么惹她生气了啊还是什么。哈哈这点我倒是挺女生的嘛!主要是和她们太熟了吧所以有时候会很肆无忌惮的闹腾,闹腾过后就会开始后悔为什么不经过大脑就说出这样的话。对她们真的是在乎的吧,不然也不会在以为被讨厌的时候难过成那样。今天走的虽累,心里还是好开心,因为我知道自己三次元里还有朋友啊。

2.我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还未曾尝到这个世界真正的酸甜苦辣。胆小如我该怎么面对将来的生活呢。

3.在今年二月份在东方绿洲军训的时候发生了一段小插曲,一直让我感到很愧疚,很抱歉。
那次是让我们在东方绿洲里找东西,我因为身体原因就没参加,和另外几个没参加的同学集成一个队伍,教官给我们一张简图让我们去他指定的地方,找对了这场测验就通过,欢欢看到了就确定说是中国餐厅,于是那教官问她:你确定是这里?欢欢回答:我确定! 然后那教官就问我们:你们谁相信她的就举手。我有些犹豫,一开始也是认为那个地方就是中国餐厅,可在1班那几个碧池说了一些话后又犹豫了,最后在犹豫中错过了机会。结果是欢欢是正确的,就是中国餐厅。那一刻我明白了何为信任。而我与这个词失之交臂,虽然欢欢说不在意,可我还是在意的很,为自己对同伴的不信任感到愧疚,也为自己居然愚蠢的相信那些碧池的话感到后悔,平常嘲笑我的不就是那几个碧池?居然会因为她们的话犹豫?真是愚蠢至极!

呆萌呆萌的风铃~

今年二月份的时候拍的,第一场雪~

正处于人生倦怠期,或许说是无用心/自我厌恶期才对吧

【盗墓笔记同人】解家小伙计(cp暂定黑花黑,黑爷中心,未完)

小伙计的存在就是为了痴汉黑爷的!!!【短文有发在黑瞎子吧,可惜无人问津,我还是老老实实在自己的地盘里写吧_(:з)∠)_】 自解九爷接手解家后,明里暗里除掉了很多对他不满的伙计,这么多年摸爬滚打 小九爷也积攒了一定的威信,身边也跟了不少衷心的手下,其中有个外号叫土豆儿的更是出众,这个土豆本事不是特大,倒是挺机灵的,做事认真 有着一股脑往前冲的狠劲儿,解雨臣就是看中他那傻劲儿 便把他留了下来。 他刚来时身上衣服破破烂烂的,问他话也不搭理 只顾着啃烤土豆 土豆这个名儿就这么定下来了。 其实解雨臣把他留下来还有一点 就是这小子命大,每次都能死里逃生。他倒是想看看这傻小子命到底有多硬。 没成想 土豆儿这一跟就跟了他那么多年...... 有一天解雨臣突然把土豆儿叫到书房,土豆儿进了书房便看到他家九爷坐在椅子里端着茶一口一口的品着,见土豆儿进来了 解雨臣又啄了一口茶 慢条斯理的说道:“土豆儿啊,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为我出生入死那么多回 可有什么怨言?” 土豆惶恐,答到:“并无任何怨言,土豆对九爷可是衷心的!” 解雨臣轻笑:“这么紧张作甚,在斗里对着粽子的时候也没见你这样过。” 土豆答:“是,小的反应过激了。” 解雨臣端起茶杯抿了口茶,说道:“我这次叫你来 是想问你,你跟了我这么多年 吃了那么多苦 可有什么想要的?说出来,解家能办的就给你办到。” “这......当家的当年收留我 给我口饭吃 已是天大的恩情,小的没什么想要的,只求当家的能让我继续当这解家的伙计,为当家的披荆斩棘。” 解雨臣轻笑:“你这土豆儿啊,我知你的衷心 这不看着你跟了我那么多年 尽吃苦,想补偿你一下,有什么想要的说就是,解家定会帮你做到。 你也就别再推脱了,说吧,想要什么?” “谢当家的!我也没什么多大的要求,就是能否让小的和黑爷见上一面,喝点小酒,吃点小菜。”见解雨臣话说到这地步,土豆也就不再推辞。 “黑瞎子?你怎么想和他见面?”解雨臣难免有些疑惑。 “嘿嘿,不瞒您说 这黑爷可是我的偶像,这些年有幸和黑爷倒过几次斗,那枪法,那身姿,那气度,那功夫别提多俊了!”土豆儿挠挠头竟显得有些腼腆。 看着这样的土豆儿解雨臣这才想起 这土豆今年也才刚刚二十出头。“你确定就想和那瞎子喝顿酒?” “是,能在私下里与黑爷见面对土豆来说是无上的荣幸。” “那好,我找时间会联络黑瞎子 让他来一趟。我找你就为这事,现在没事了你先退下吧”解雨臣放下一直拿在手里的茶杯,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摆弄着。 “谢当家的,小的这就告退。”说罢土豆便转身出去了。 解雨臣看着他轻快地脚步,笑了笑:“到底是年轻人,这么按耐不住” 语毕 解雨臣点开手机的通讯录 给黑瞎子发了条短信: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这瞎子也有人崇拜。找个时间来解家堂口一趟,和我家伙计喝顿酒。 那边很快就回了电话过来,电话那头那人声音依旧是......那么的贱:“唷~花儿爷,你这是想我了?想我了就来找瞎子我呗,找什么借口唷~” “呵,谁会想你这瞎子,我家伙计确实想和你一块儿喝顿酒,就那个土豆儿,和你下过几次斗 特能冲的那个,你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话我可是放出去了 黑爷您可别让我失信于人。” 解雨臣对着那人颇有些咬牙切齿 “那好嘞,看在花儿爷的份儿上,瞎子我一定准时来,花儿爷可要拿出您的好酒来呀~” “嗯” 没等那边还想说些什么解雨臣便挂了电话。